【思無邪原创】【荡天使】(二十)
时间:2019-05-24

【思無邪原创】【荡天使】(二十)

二十


  白羽一周病假结束回到医院的时候,刚一进办公室,就接到了院办的电话,

通知马院长有请。白羽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毫不担心的到了行政楼的院办,

自己上次来这儿还是很久以前了,那个二楼的卫生间自己还记忆犹新,当然院长

马孝成的大鸡巴和大脚也不会忘记。


  「马院长,请问是您找我吗。」白羽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开了院长室的门。


  马院长正坐在大大的办公桌后面,双眼看着旁边一个全院以及新院区规划的

沙盘。看到白羽进来,他马上现出非常亲切的表情,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了

前面,领着白羽在沙发上坐下。白羽清楚的记得,上一次她也是在这个位置舔了

马院长的大脚,吃过他的鸡巴。想到这儿白羽居然微微有些脸红,这小小的表情

当然被目不转睛盯着白羽的马院长收获。这匹老种马也是条件反应般的一硬,不

过他今天找白羽来是有一个很尴尬的话题来谈,所以暂时不便往其它方便想,

「或许说完了事情,可以再玩一把这个漂亮的女医生,上次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咳咳,」马院长清咳两声,把自己拉回状态,对白羽说「小白医生,听说

你之前请了几天假。」


  白羽回答是,同时感觉到马院长产生了误会,自己是因为玩的太脏生了病,

他可能以为自己是因为「被强奸」影响了心情。


  「医生的工作确实辛苦啊,一直有听说你的工作非常认真,加上最近又发生

了一些事情,也确实需要休息休息。你看怎么才休息了一个周就回来上班了,要

不再休息几天?作为院长,我特批你半个月的假期,哦不,一个月。这可是新人

没有待遇哟。」


  白羽看着马院长一脸「关切」的样子,决定一句话也不说,看看他最终要说

些什么。


  马院长接着说:「我知道,小白医生是很棒的,」说这句话时,马院长加重

了语气,白羽感觉他似乎想一语双关,白羽心想,你确实知道我有多。「来院时

间虽然不长,但成绩有目共睹,患者们也对你有很高的评价,我有一个记者朋友,

之前还专门对我表扬你,说以后有机会要安排采访……」马院长又说了一大堆表

扬肯定的话,白羽始终一言一发,最后马院长终于忍不住了,「小白医生平时上

网吗,最近网上流传了一个视频,当然内容也没什么了,都是些无聊的人,不过

里面涉及到本院的一位同事。只涉及到一位啊。今天叫你来呢,就是觉得关于那

个同事已经被开除的事情,应该由身为院长的我亲自告诉你。当然你也不要多想,

为啥要专门告诉你,这不是之前你们有过一些小误会嘛」


  「误会?」白羽终于说话了。


  「哦不是不是,是他的错是他的错。」马院长赶紧改口。「只不过好歹也是

同事嘛,现在他已经受罚了,院方呢,希望白医生不要再生气了,不要……不要

……」叭啦叭啦说了一大堆,白羽反正早就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让她不要把事闹

大,影响医院,放一个月假也是为了让事件降降温怎么怎么样,还许了很多愿啥

的,白羽原本只是想惩戒一下讨厌的梁主任,没想到却收到了意外的效果。


  白羽心里一阵好笑,好像自己真是一个会拿此事要挟医院的受害者一样,不

过也懒得解释什么。等到马院长说完,白羽站起身说了声谢谢领导关心就走出了

房间。临走时她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马院长很想玩她一把的意思,本身来说,对

于马院长的味道,白羽还是很喜欢的。但现在这个气氛下,自己怎么也要装点矜

持和姿态来。于是,白羽装作没看见一样推门下了楼。


  白羽先去找了菲儿,告诉她这个好消息,还得继续上班的菲儿露出一脸羡慕。

白羽跟菲儿约好,下班后去家里找她,然后独自一人离开了医院,之前病假虽然

有一个周,但天天都是在家里呆着,突然来了这么长一个假期,白羽倒不知道该

干些啥了。菲儿下班得晚上八点,现在才早上十点不到,回家吧实在太早,况且

都在家里窝了好多天了,难得出来放个风,怎么也得逛一逛再说。


  白羽到了附近一家商城,把这里的店挨个逛了遍,买了几件衣服,又在美食

区吃了点东西,一看时间才下午三点多,实在是无处可去了,就干脆买了张电影

票。没想到因为是白天,又不是周末,进场之后,整个影院空无一人,居然包场

啊。白羽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情况。正想着要不要趁电影期间玩点什么,没想到又

进来了一对情侣。白羽刚才坐在了倒数第二排,那对情侣坐在了最后一排,正好

在白羽斜后方。


  电影开始时一切倒还正常,可没多久白羽就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先是加快

了的呼吸,再是女生微弱的娇喘,接着还有一系列唏唏嗦嗦的声音。这些声音虽

然很轻微,但白羽还是清楚的知道身后在发生什么,她悄悄回了下头,影院里当

然很黑,白羽当然看不真切,但借着影片反映出的光线,也能分辨出那个小姑娘

正趴在男友胯间,头上下移动,一定是在舔着他的鸡巴。小伙子一扶着姑娘的头,

一手撩起了姑娘的裙子,插在她内裤里抚摸着屁股。


  看到这里,白羽心里不由得回忆起一丝甜蜜,这种偷偷摸摸的动作,以前和

男友也经常做。想到前男友,白羽心想,不如趁这次休假,去他那边城市重温一

下旧情。虽然他现在已经结婚了,但老婆也是很玩得开的人。前男友有几次都邀

请白羽过去玩双飞,说老婆也很想见见白羽。白羽脑海中不断浮现着过去和男友

的温馨画面,心也跟着飞了起来。


  后面的情侣见白羽对他们的行为,丝毫没有反对的表示,胆子更大了起来,

现在女孩的嘴已经离开了男友的鸡巴,两个人的身体重叠在了一起,很显然男孩

儿已经插进了女友的身体,只不过看不出是插在前在后。女孩的呻吟声越来越清

晰,听得出她有刻意的强忍着声音,但这么近的距离,白羽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气氛烘托下,白羽忍不住把手伸进了裙子底,不行,自己一定得想办法解决

一下。白羽打开手机里的交友软件,发了一条消息:正在某某影院几号厅第几排

看电影,身后的情侣在啪啪,自己也被感染了,很想要。有胆子的人快来,电影

结束前任你所求,过期作废。并打开了手机定位,把消息设置为附近人可见。发

完消息,白羽把手机扔到了包里,她知道肯定会有人在消息后面回复,然后各种

怀疑各种无聊的询问,对这些有贼心没贼胆的人,白羽根本不想搭理。她希望的

是,有人直接找到电影院来,坐到她身边,废话不说就来玩她。


  白羽闭上了眼睛,听着后面传来的声音,幻想着可能发生的情景,同时手指

插进自己的阴道自慰起来。没过多一会儿,白羽感觉到身边真的有人坐了下来,

但她没有睁眼,也没有停止自慰,她想看看这个人会做出什么动作。


  那个人果然没让白羽失望,只是略微耽搁了一会儿,大概是想借着微光鉴定

一下白羽的货色,当发现居然是一个长相极品,身材也极品的年轻女人时,那人

一点也没客气,把手伸进了白羽的裙底。白羽这时才假装吃惊的睁开了眼睛,坐

在她身边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长相很憨,身体微胖,身上穿的好像就是

这家影院的工作服。难怪来的这么快,白羽心想,但嘴上还是轻轻问了一句,你

是谁,要干嘛。


  憨小伙呵呵一笑,把嘴凑过来跟白羽说:小姐姐,你别装了。刚才发消息的

不是你吗。你要是不知道我干什么,早就吓得大叫了,还会这么轻声细语的问我,

是怕人听见吗。


  白羽没想到这小伙子外表憨实,却这么机智,一句话问得白羽无话可说,只

好没好气的白了一对方一眼。小伙子看白羽放弃了辩解,知道自己今天确实是走

了狗尿运,哪还会跟白羽客气,刚才摸到裙子里的手马上有了更进一步的动作,

直接脱掉了白羽的内裤,然后两根粗大的手指插进了白羽的阴道,和白羽自己的

两只纤细手指扣在了一起。插完手指,憨小伙又凑到白羽耳边说了句:好湿。说

完就把嘴凑了过,向白羽索吻,这时的白羽也不打算装矜持,欣然转过头来,轻

启朱唇,憨小伙的吻技不像他的外表那么斯文,开始就用力把白羽的舌头吸进了

他的嘴里,他的力气非常大,就像要把白羽的舌头整个吸断吸进肚子。


  白羽享受着小伙激情的深吻,感觉到他另一只手解开了衬衫中间的扣子,然

后伸进去抢占两个至高点。他玩奶子的手法和插逼的手法完全不同,插在逼里的

手指很有技巧,而且非常细腻,可抓住奶子的手却非常粗糙,手法也很粗野。白

羽反应过来,这两只手并不是来自同一个人,她离开小伙儿的舌头,转过头来看

到了一张成熟的脸,这人年纪大概四十来岁,五官还算方正,穿着非常普通,一

件T恤,一条标准的中年款大裤衩,头发略有些谢顶,一身散发着浓浓的汗味。


  谢顶叔看白羽头转过来,一张大嘴便啃了上来,白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

阵不输于他本人汗味的口气吓到了。那股子气味伴随着男人嘴里的味道,毫不掩

饰的向白羽介绍了他前不久刚刚吃完就蒜的刀削面。他的舌头就像泥鳅钻洞一样,

钻进了白羽的嘴里,使白羽不得不接受他嘴里的味道。白羽也喜欢吃面食,但那

是自己品尝,从别人嘴里感受咀嚼过后,混合了唾液的面味,让白羽有点恶心,

但对方这种侵略式的强吻,却点燃了白羽的悦虐体质。被粗俗的玩弄,似乎更能

增强这种气氛和效果。


  谢顶叔手玩奶子的力度也是越来越强,没有任何的技巧,就是一味的大力揉

搓,好像要捏爆它们。可是相比憨小伙的温柔,白羽更喜欢谢顶叔这种粗糙地强

势,她心说幸亏自己的奶子是一对天然的真品,这要是胶的还不破了。


  白羽被两个陌生男人分别控制住了三个要害,还被两种不同的风格轮流强吻

着,身体里的欲火被推到了顶点,她两只手早已经伸到了男人的胯间,隔着裤子

摸着他们的武器。她不喜欢这种隔阂的感觉,很想解开他们的裤子,可是身体被

两个男人控制着做不了那样的动作,好在这两个男人都是解风情的人,马上体会

到了白羽的想法,自己动手解开了裤子,并从中掏出了自家宝贝。一股浓烈的气

味扑鼻而来,那是男人阴部特有的气味,也是白羽钟爱的催情气息。


  白羽抓住两根肉棒像滑雪撬似的套弄着,同时自己的上衣和内衣被完全解开,

裙子被撩到了腰上,内裤也脱掉了。两个男人一人一个吸着白羽的大奶,两个人

一人两根手指同时在白羽的骚逼中插着,中年人还多出一根手指来插进了白羽的

屁眼。白羽的头好容易得到了一会儿解放,趁机看了看后面那对情侣,发现他们

早就结束了战斗,正像刚才自己偷看他们一样,偷看着白羽这边。「就算是刚才

偷看你们的回报吧。」白羽这样想着。


  白羽离开座位转身蹲了下来,憨小伙儿非常默契的挪了下座位,两个男人挨

到了一起,两只肉棒凑到了白羽面前。白羽心里比较了下两根肉棒,小伙的肉棒

充满朝气,直直的朝上挺立着,虽然已经勃起了,但因为包皮过长,龟头还被包

裹着没露出头来。谢顶叔的没有憨小伙大,也没有他那么挺,但味道比小伙儿重,

很明显前不久尿过,而且有点前列腺问题,尿不尽导致龟头上湿漉漉的。


  对比之后,白羽选择了先舔谢顶叔的鸡巴,既然要吃东西,当然要吃有味的。

白羽张嘴含住了谢顶叔的鸡巴,陌生的对象,熟悉的味道,白羽的口技驾轻就熟,

龟头上有几根被尿渍黏着的阴毛,白羽也悉数全收没有吐掉。谢顶叔一脸惊喜和

舒爽,旁边的小伙看着直着急,虽然还有白羽的嫩手在抚慰着,但哪比得上被口

的滋味。憨小伙握住鸡巴一个劲往白羽脸上嘴边凑,白羽只好先放开谢顶叔,含

住了憨小伙的鸡巴,没办法,公平还是很重要的。


  白羽知道这种包皮过长的鸡巴,龟头更加敏感,尤其是冠状沟的部分。白羽

含住小伙的鸡巴,熟练的用舌头顶着包皮,把龟头全部剥了出来。这只害羞的小

龟刚一露头就给了白羽不小的惊喜,因为长期被包裹着,里面全不像它的外表那

样干净,味道出奇的重,从舌头上传来的感觉告诉白羽,那里储存了大量的包皮

垢。


  白羽急忙吐出鸡巴努力的看了看,有这么好的美味,可不想包在嘴里囫囵吞

枣的解决掉。白羽用手握住小伙的包皮,微微用了些力把它撸下来,果然在龟头

下面有整整一圈儿的白垢,白羽情不自禁地伸长了舌头,像舔掉甜筒上的巧克力

豆一样,用舌尖仔细的舔着面前的尿垢,然后一小块一小块的把它们卷进嘴里,

还一脸回味的等着它们在嘴里融化,然后再舔。


  当白羽把包皮垢舔掉一半的时候,她又把目标转移到谢顶叔的鸡巴上。到底

是上了几岁年纪,平时也不像是会保养的人,鸡巴的坚挺度大打了折扣,失去了

白羽的口舌慰藉,就显得软了很多。他龟头上的味道刚才已经被白羽舔的差不多

了,这回白羽把目标下移,含住了谢顶叔的蛋蛋,想必是工作经常坐着的关系,

谢顶叔蛋蛋下面一定出过很多汗,因为那里气味更大。白羽抬头看了一眼谢顶叔,

问他是做什么的。谢顶叔嘿嘿一乐说,跑出租的。白羽心说难怪。他也问白羽是

干啥的,白羽说是医生。


  谢顶叔和憨小伙一听,同时都吃了一惊,他们哪想到自己胯下这个淫荡的美

女会是别人眼中的白衣天使,刚在网上看到那条消息时,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或

者是骗子,最后抵不住诱惑,抱着看看不吃亏的想法过来后,还真有这么一个女

人,自己已经是喜出望外了,不过心里多少都下意识把这个女人当成了特种行业

的女人,心里还在盘算一会会不会被讹钱。可白羽的答案让他们太意外了,而且

从白羽的穿着打扮,尤其是气质上——虽然现在一脸淫荡,绝对看得出这是一位

高尚职业的知识女性。


  憨小伙马上追问是哪个医院的,白羽当然没有回答他,谢顶叔马上站出来当

好人,说小伙子你打住吧,这么美的女人,咱们能有一回就知足了,你打听那么

多干嘛,还想去破坏人家生活啊。


  憨小伙马上否认,说自己只是一时好奇加嘴快。白羽不理他俩互掐,只顾自

己品尝美味,她现在采用一边几下轮换交替的舔法,这样可以把两种口味在嘴里

混合,制造出新的感觉。俗话说,再脏的鸡巴也有舔干净的时候。两只鸡巴在白

羽的朱唇香舌之下,从臭不可闻,一塌糊涂变成了幽香四溢,光洁整齐。


  两个男人看着自己的鸡巴,看着白羽美丽的脸和身材,他们现在都在想同一

样件事,白羽也知道他们想的,但在影院里摸摸舔舔还行,真要干起来那动静可

小不了。虽然有些犹豫,但在两个男人渴望和乞求的眼神中,白羽还是站了起来。

当然不敢完全站,只能是弯着腰站直腿。白羽刚想转过身坐到他们谁身上时,突

然一双手扶住了白羽的屁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