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林中激情黄蓉难消尤八肏
时间:2018-12-26

第二章林中激情黄蓉难消尤八肏

第二章林中激情黄蓉难消尤八肏


  黄蓉自从被尤八得了身子,又泄露了身份,便整日惶恐不安,生怕被人得知,

再四处宣扬传到郭靖耳中。自己一时糊涂,与他做下苟且之事,如今脱身不得,

真是悔不当初。但对于尤八没日没夜的求欢和索取,她却总是没有办法拒绝。


  这一日。


  茂密的树林里,清晨的阳光刚刚照射进来,宣告着新的一天刚刚开始。


  忽听「啪」地一声响,仿佛树枝折断,只见一双雪白的玉臂从高大浓密的草

丛中探出,慌乱地撑在粗糙的树皮上,紧接着一副娇柔赤裸的身躯失去重心般地

伏了下来,若不是那双玉臂尽力地支撑着,这如脂如玉般柔嫩的美体很可能已经

紧紧地贴在了大树上。随着拥有这副美丽躯体的女主人紧张地抬起头来,羞红的

脸蛋上春情密布、羞愧交加。若是有丐帮长老在场,必会惊讶地发现,原来智多

慧聪武功卓越的丐帮帮主,也有柔弱的一面。


  「等……等等……」


  受到身后一股力量的推搡而失去重心的黄蓉显然在顾忌着什么,双手扶住大

树的同时,她顺势撅起屁股,微分开两条修长而如鲜藕般盈润的玉腿在草地上站

稳,才勉强找回了重心。而后她深恐有任何迟疑似的迅速抬起头,想要扭转上身

将脸转向后面。可她还是慢了一步,就在她上半身刚刚微侧,脸还没来得及转过

来的时候,身体突然一颤,似乎有一股力量猛烈地冲击在了她那高高翘向后面的

屁股上,继而她的全身猛地被往前一推,脸部险些就撞到了近在咫尺的树干上。


  一根粗长霸气的热气腾腾的肉棒,已经从她翘起的屁股后面蛮撞地挤开了她

那两片湿嫩的蜜唇,狠狠地插入了她蜜热的阴道。


  「等……啊………!」她还来不及将话说出口,剧烈的冲击就使得她浑身一

颤、头部一仰,失声叫了出来。


  在她还没有完全从这突然而深入的一击中缓过劲来时,那进入深处的肉棒已

然缓缓向后抽出,黄蓉还没能从肉冠刮磨阴道内壁的快感中挣脱出来时,肉棒再

次往深处发力一击。「呃………,不……不……等等……不能再做了……哦……」


  在黄蓉不知所云之际,肉棒完成了第三次冲击,接踵而来的便是连续抽插,

于是因睾丸撞击臀部而发出的「啪啪」声在树林里清脆地响起。


  「听……听我……说……停……哦……先停……啊……你到底要做到什么时

候……」黄蓉咬着牙,强忍着阴道内传来的一阵阵令她酥软的冲击,扭过脸去看

了看一脸兴奋的尤八。


  此时的尤八正光着全身站在她的身后,贪婪地抱着她的屁股,一边呼呼地喘

着粗气,一边不余遗力地将他的长枪顶在黄蓉的蜜穴内不停地抽插着,他的眼睛

已经被淫欲熏红,他的脸上写满了欲望与兴奋。


  「噢!爽,夫人啊,做到什么时候……哦……那要……我说了算!」尤八快

速地抽动动着屁股,喘着气激昂地说道,「我会永远爱你的……你就……啊……

好好享受吧……」。言罢,屁股发力,狠命地顶了几记。


  「啊!轻……轻点……啊……停……先停下……啊……啊……别再做了啊…

…!」黄蓉哪料得到他会突然发力,她娇啼数声,无奈地转回脸去。


  「疯狂吧!放纵吧!郭夫人,像昨晚那样,幸福地配合吧,让我们共赴巫山

……」


  「不!啊……不要叫我郭夫人……我们已经做得……够多了……呃………!」


  「嘿嘿……,听我一口一个郭夫人地叫你,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啊?你是我的

女人!我要征服你!啊!啊!真紧!喔……!」


  「不……,我……啊!我有……哦……嗯……丈夫……」说到最后的「丈夫」


  二字,再看着自己因为尤八大力抽插下那胡乱颤动的乳房,黄蓉简直无地自

容。


  「不!你需要我!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尤八的冲击愈加疯狂,「郭靖能满

足你吗?只有我!啊!啊!啊!……再夹紧点!呃………,爽!」


  「停……啊……先停……停下……啊……别再深入了……啊………!」


  尤八将阳具深插在黄蓉体内,抱住她的腰,猛地一提,将她凌空提起,在黄

蓉羞愧哀婉的呻吟声中,胯部再次发力,阳具毒龙一般猛地往更深处插入。


  「哎……」黄蓉的呻吟猛地高亢,她的腿却不由自主地向后夹住尤八的腰,

一双藕臂也反抱住他头,整个人背挂在尤八身上。尤八探出大嘴对黄蓉天鹅般的

玉颈又舔又咬,空出的一只手也按住黄蓉的乳房狠命地揉搓,胯下的肉棒连续对

阴道深处连续冲击着,仿佛要把黄蓉戳穿。


  「我要你!我就要你!啊!啊!喔!……这具身体是我的,腿是我的、腰是

我的、屁股是我的、大奶子也是我的!啊……哦……!我要不停地抱着你的身体

做!做!」现在的武尤八已经像匹脱缰的野马,发疯似的冲击着,任何理智也不

能将他拉回了。


  「天……天呐!呃………轻些……啊………!」黄蓉满脸通红黛眉微皱,一

副不堪蹂躏又欲仙欲死的模样。


  尤八的阴茎好象要彻底击垮她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冲刺着,而且每次都插到

了最深的地方。腹部与臀部发出的「啪啪」声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清脆。


  「饶……饶了……我……吧……」这也许是黄蓉最后发出的抗议声,如果将

这理解成抗议的话。一直紧崩的身体终于在疯狂的侵犯面前松软了下来,几乎精

疲力尽的她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哎………!」


  交合良久,在一声高亢的呻吟声中,黄蓉的玉体一阵颤栗、紧绷,雪白丰满

的肉体仿佛蛇一样,死死地缠住身前的树干,良久,才终于像死蛇一样垮了下来。


  若不是尤八的双手一直扶住她的腰,她恐怕早就掉下来了。


  只是虽然黄蓉已经瘫软,但尤八却依然精神奕奕。将无力地伏在地上的黄蓉

翻过身来,又按在地上,壮硕的身体便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肉棒轻车熟路地钻

进泄精之后变得更加湿滑的阴道。继而用力一挺,「滋………!」


  「啊………!」


  「呵呵,郭夫人,我又进来了呦!你的里面好舒服啊!」言罢,便扭动屁股,

缓缓抽送起来。


  「……别……不要了……求你……别再……呃………!」黄蓉还没说完,剩

下的话便被尤八狠命的一个深插给堵了回去。刚刚高潮的她,根本无力反抗,在

尤八强行进入并兴奋地耸动后,便只能只能美眸轻合,任由他蹂躏奸淫,用自己

的身体满足这个男人的欲望。


  「夫人啊,天才刚刚亮呢,昨晚才做了七次你就晕了过去,今天可要补回来

才行,至少要做七十次!」


  黄蓉一听,顿时花容失色:「天呐,你想弄死人家啊!」


  「嘿嘿,我只想把你弄得欲仙欲死!郭夫人,夹紧点!我要开始了哦!」


  「别……你……你饶了我……,这样下去,真的会被你活活弄死……你……

呃………!」


  尤八不理黄蓉的哀求,直接一挺,将她的千般幽怨击散,俯身把头埋在了黄

蓉的一对硕乳里,臀部像镶了发条似的开始快速耸动,边舔弄边道:「把腿盘在

我腰后,唔……用力夹!快!」


  「啊……啊……你……轻点……」抽插一开始,那与大型肉屌交合而产生的

令人魂飞魄散的快感,直接淹没了黄蓉的神智,除了本能的呻吟、扭动、迎合,

黄蓉已经无法思考任何事情了。她把笔直修长的玉腿盘在尤八的腰后,柔顺地轻

夹抚弄,配合尤八的抽插,赤裸火热的娇躯在男人的身下纠缠蠕动。绝世的容颜

上,原本哀羞欲绝的神情渐渐变成了逍魂迷离,媚眼如丝,满面潮红,一双藕臂

小手动情地抚摸着身上的男人。


  「噢!噢!……爽!不愧是一带侠女黄蓉……我要肏死你!喔………!」


  听着尤八的胡言乱语,身下的美人儿猛地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本能的羞耻心

令她羞得无地自容,不禁强忍爱欲,不去迎合于他。可是剧烈交合的快感岂是常

人能忍的,尤其对象还是尤八,于是没多久便又婉转承欢,娇呻艳吟了。只是尤

八抽插的时候叫得声音特别大,令她总是在清醒和放纵间徘徊,羞得自己不敢抬

头。


  也不知道肏弄了多久,换了多少姿势,尤八始终精神亢奋,胯下更是威风凛

凛,似乎和黄蓉做爱,令他有着使不完的力气。这可是苦了黄蓉,虽说这男女交

欢的确是滋味销魂,但终究是女子,时间久了难免虚脱乏力,甚至脱阴昏迷。一

次次被送上巅峰,又一次次溃倒,终于,在第七次高潮之后,黄蓉便再也没有力

气爬起来了。可是黄蓉不行了,不但表她那淫兽般的性爱对象就会放过她,于是,

像死蛇一样趴在草地上的黄蓉,便像后世那不会动弹的充气娃娃一般,继续沦为

尤八的泄欲工具。


  淫乱的媾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挺着大肉屌,将人人敬仰的一代女侠插

得虚脱的魔教淫贼,终于有了射精的征兆,他一边冲刺,一边大声道:「郭夫人

……哦……要射了……要射给你了……」


  黄蓉羞得要死,有心阻止却无力反抗,那抱住男人后背的纤纤玉手不自觉地

伸到他不断耸动的臀部。触手所及,尤八的屁股绷得紧紧的,肌肉硕满而有力,

是久战不怠的资本之一,黄蓉的小手不禁一颤,正是这里不停地发力,将那粗长

的阳具顶进自己的体内。娇柔纤细的小手覆在尤八黝黑的屁股上,显得醒目又淫

靡。


  「啊!……郭夫人……你的身体……太棒了……干起来……真他妈的爽,快!


  ……插我的肛门!……用力!」


  「哦……你……轻点……我……受不住了!」黄蓉一边呻吟,一边努力地聚

起稍稍恢复的一点力气,小手扳开尤八紧绷的臀缝,左手伸出食指,一咬牙,猛

插了进去。


  「喔!………用力………!」尤八双管齐下,爽得一声嚎叫,屁眼夹住黄蓉

的葱葱玉指,屁股狠命一顶,鸡蛋大的大龟头猛地挺进了阴道尽头的子宫中。


  「啊………!」黄蓉一声哀鸣,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绷得笔直又悠地落下来,

急促而羞涩地盘在他腰后。阴道缠绕收缩,子宫更是将那闯进来的热腾腾的大龟

头缀住,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后,阴精玉液哗然而出,竟是再次高潮了。


  尤八抽插良久,也到了紧要时刻,龟头被黄蓉的阴精一烫,再也忍不住,虎

吼一声,将大鸡巴再次狠命地往黄蓉子宫深处一顶,滚烫的精液喷薄而出,炮弹

般射进了黄蓉的子宫深处,将那随时可能受孕的花房灌得满满的。


…………………………


    树林中的雾气早已不见,就连树叶上的露珠不知什么时候也已蒸干。看了

看太阳,已是将近中午,树荫下,两具赤裸相拥的肉体却才开始相拥而眠。


  尽管已经睡去,但女人那一双修长雪滑的柔嫩玉腿还颤抖着,紧紧盘在男人

的腰上,肥嫩硕满的雪臀也时不时抽搐晃动,显然不久前,刚刚经历过极为剧烈

的性交,并且承受着长期不间断的撞击。二人是相拥而卧,股沟交叠,看不见那

被彼此臀部遮掩的性器,但从那角度和距离,却明显可以判断出,这两人虽然已

经睡去,但他们现在的性器官却还在紧紧地结合着。以此更是可以推断出,男人

应该是在射精时,由于插入过深,导致精液直接射进性侣的子宫中,之后继续保

持深度结合以防精液流出,增大性侣的受孕几率。


  这刚刚经历过激烈交合,共赴性爱殿堂的一对男女,虽然从一些蛛丝马迹可

以推断出,他们虽已已有了夫妻之实,却不是夫妻,但这又怎样呢?雌雄交配,

并不局限于夫妻,这是本能,而且,这只是开始,不是吗?


  ………………

    美人羞赧,佳人婉拒,辗转反侧,神屌伏娇。